法则之下 第五十八章.不打了?_黎明赤辉
初八小说网 > 黎明赤辉 > 法则之下 第五十八章.不打了?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法则之下 第五十八章.不打了?

  被甩飞的白哲,身体撞在半截断掉的顶梁柱上,直接来了一个后背抱柱,然后摔在地上。

  “噗~!”一口鲜血从白哲的口中喷出,脸上的白面甲,也彻底地裂成两半。

  露出了那张已经并不年轻的脸,白哲失去了和林子寒抗衡的能力。

  和毕摄一战重伤,白哲的身体已经是燃灯之末,而面对林子寒龙血无形的压制,也让白哲能力再跌几分。

  对上刚刚融合完整龙血的林子寒,一条强盛的龙,白哲自然是没有太多还手之力了。

  “这就不行了?看来这你和毕摄一战,伤得不轻啊。”林子寒解除外骨骼战甲走上去,笑吟吟地说道。

  “咳~咳~~”白哲还在咳血,听到林子寒的话,更是忍受不住了。

  要论扎心这方面,林子寒也是非常地精准。

  “你是圣辉的人吧?”林子寒看着白哲的装扮,“根据先前得到的消息,你应该是圣辉最神秘的七长老了吧?”

  伸手轻抚白哲衣领的细纹,这样的装扮,上面细密的底纹,是圣辉独有的底纹。

  “不愧是龙子,果然聪明。”白哲强撑着透支的身体,依靠在身后那根截断的石柱上。

  “按理说,圣辉都被利用了,你应该不是代表圣辉。所以你背后应该是另外的势力。”

  “聪明。”白哲半天身子已经废掉,瘫靠在石柱上。

  “你是人工智能吗?说话方式是不是……”林子寒看着浑身鲜血的白哲,人工智能应该不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吧。

  “你能不能让我喘口气啊,这些年一直绷着,很累的。”白哲垂下脑袋,有气无力地辩驳道,隆起的后背微微起伏。

  “那就喘口气再回答我。”林子寒干脆盘膝坐下,就坐在了白哲的对面,学着白哲的样子弓起腰,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颌。

  时间流逝得很慢,周围的寂静,让林子寒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眼前人的每一次呼吸。

  “我叫白哲,圣辉七长老,影宗兰罗然的死对手和盟友。”白哲的呼吸平稳了许多,徐徐开口说道。

  话一出口,林子寒就僵在了原地。

  “你说你是兰罗然的死对头?盟友?”林子寒僵硬地直起腰,“我就知道这个老东西,有事情瞒着我。”

  “我们十四年前搭成约定,他执掌北境,我蛰伏帝都,为龙子的降临,掀起一场血雨腥风的……”

  兰罗然十年的谋划,悄然揭开。

  在影兵败以后,影宗之间反目,兰罗然找到了圣辉的七长老,而作为圣辉七长老的白哲,没有料到兰罗然会找到自己。

  兰罗然像是早就知道了白哲的秘密,知道了这个世界另一尚存的龙血传承——冰雪龙帝。

  兰罗然以影宗名义对白哲立誓,他想要的只是见一见龙。

  而这也勾起了白哲的兴趣。

  两人一拍而合,兰罗然逐步掌权北境,成为北境名副其实的掌权人,而白哲蛰伏在墨旭身边多年。

  本来白哲目的在于影响墨旭与北境为敌,只是白哲却发现式微的墨旭,在帝都没什么话语权。

  而有个不需要推波助澜的事情,北境的逐步壮大,南域的繁华,让帝都对四大边域都产生了介怀。

  白哲只需要在帝都内稍稍推波助澜,星野帝国便会大乱。

  果不其然,内乱开始了。

  “只是墨旭被排斥在权利核心之外,真正主宰战争的,是军政厅毕摄。”白哲将这些年的种种,或重要或不重要的,都说给林子寒听了。

  “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,墨旭背后还藏了一个人,在兰罗然失踪后,我也选择暂时站在墨旭的阵营之中。”

  林子寒感觉在自己这短短十几分钟,听到了比自己这些年还精彩的故事。

  “墨旭背后还有人?十年示弱,只是墨旭的伪装?他在等幕后的人下令?”林子寒本以为一切都显然易见了。

  可是白哲的话锋一转,让林子寒陷入了深思,墨旭身后的那人会是谁?

  林子寒开始思索,这段时间里,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所有可能。

  “荀隆吗?那个老东西倒是有些怪,只是他似乎也不需要躲在墨旭身后。”林子寒想到了最可能的人,但是很快就排除这个选项。

  林子寒虽然不是很喜欢荀隆,但是荀隆确实算不上阴险狡诈之辈,应该不屑于在幕后操纵这些。

  况且以荀隆的身份地位,似乎不需要借助墨旭的手。

  “星落吗?那个家伙似是不想插手垣星的内乱,毕竟高高在上的神,怎么会在乎蝼蚁?”

  “兰罗然?那家伙都安排白哲了,还费心思接近墨旭干什么?”

  “玄宇?自称看穿一切的人,却被迷雾遮蔽了眼睛,这些年似乎连南域都不曾出。”

  “帝豪?都有权利接近帝都了,还和南域抗衡个寂寞?”

  林子寒几乎把自己身边的人全都排除了一遍,却发现好像没有人是和帝都有所关联的,唯独一个人很意外。

  “傅云?”林子寒想到了不久前才身陨的傅云,这个浑身都是谜团的人,是林子寒想到唯一会在帝都布局的人。

  “哦,对了,忘记告诉你了,圣辉也不算被血洗,除了你们那些信徒,桑青也活下来了,不过和你一样,与你们敌对的影宗“勾结”在一起了。”

  林子寒确实想不到什么词比较合适,索性用了勾结,毕竟侮辱一下影和圣辉又怎么了?自己曾经可是被他们害惨了。

  “咳咳……”白哲也没有预料到,林子寒会用勾结来形容桑青和影宗的关系。

  “你知道吗?其实桑青本真会成为影宗的一位,只是这其中有些小插曲。”白哲说完了自己这坎坷的蛰伏路,直起腰靠在了石柱上。

  “只是一个小插曲,影宗变成圣辉大长老?真是很让人好奇是怎样的小插曲。”林子寒听到白哲的话,开始猜想。

  “小心墨旭,能在帝都这个权利漩涡挣扎的人,不简单。”白哲沉默了几秒,才嘱咐道。

  “临终遗言?我知道了。”林子寒站起身,揉了揉麻木的双腿,看着从石柱下流到七八米外的血泊。

  若不是林子寒坐在稍微高一些的地方,此刻衣服上估计不是灰尘,而是血水。

  “咳咳~”白哲还在用他微弱的声音,诉说着什么。

  可是林子寒已经不在乎了,也不打算听完,他想要去见一见,这位扮猪吃老虎的墨旭墨议长。

  林子寒继续沿着帝都最宽的、曾经繁荣而今破败的街道,向军政厅的方向走去。

  让林子寒意外的是,一路上可以看到许多士兵戍卫,却没有一个人阻拦自己。

  “难不成他们都认识我?”林子寒越走越觉得不对劲,那些戍卫的士兵,荷枪实弹全副武装,却好像没有看到自己一样。

  而这条街上,除了那些戍卫队,就自己一个人,两侧街道穷目望去,连一点灯光都看不到。

  这让林子寒很怀疑,自己是不是进入了某种幻境之中。

  怀着疑惑,林子寒走到了帝都的军政厅,比起街边的怪异,军政厅更怪异。

  没有戍卫的士兵,只有清冷的路灯,发出惨淡的光。

  广场上,一条直通军政厅议会的笔直石砌路,光滑的大理石,反射惨淡的路灯,显得更加可怕。

  议会大厅灯火通明,暖黄色的灯光和外面冰冷的白灯截然不同。

  林子寒也没有多想,径直走进了议会大厅。

  威严雄伟的议会大厅,走进后,林子寒只感觉冷淡,若是论豪华,不及帝豪会议室十分之一。

  “你就是墨旭?”林子寒环视议会大厅,只有两个座椅,摆在了长长的会议桌的两端。

  “林子寒?你这条龙,看起来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彪悍。”墨旭没有想到,龙子长得是如此一个年轻人。

  林子寒也不多说,直接走到会议桌的一端,拉出椅子坐下,还顺势翘起了二郎腿。

  “有些时候还是很彪悍的,比如杀人的时候。”林子寒依靠在柔软的座椅上,笑吟吟地说道。

  那笑,在空荡的议会大厅,有些瘆人。

  “你是要杀我吗?还是想威胁我?”墨旭微微笑道,丝毫没有畏惧之意,好似坐在他对面的,并不是一条龙,而是一只温顺的绵羊,一只即将变成烤全羊的绵羊。

  “看心情,若是你不能让我满意的话,多杀一个人,对我这种罪恶深重的人来说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  林子寒干脆的回答,让墨旭微微动容,脸上有了几分担忧的神情。

  “那就来好了,我有些累了,不想再思虑那么多了,这些年我真的厌恶了这个议会。”墨旭说着,将象征着议长的印章,扔在了桌子上。

  “军政厅和议会的通告,已经下达至帝国直属各部队,休战,只是有几个听我这议长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“不打了?”林子寒十分诧异,看着墨旭甩手掌柜的样子,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
  “帝国三内域和四边域,暗中相互较量这么多年,又打成这个样子,你说不打了?”

  林子寒双手一拍桌子,直接站了起来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chuba8.cc。初八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chuba8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